我在深度貧困縣用無人機撒農藥
我在深度貧困縣用無人機撒農藥
媒體報道
2019-11-11 14:25
21319
官方新聞
媒體報道
2019-11-11 14:25
我在深度貧困縣用無人機撒農藥

在青壯年勞動力匱乏的貧困地區,耕種這種力氣活該如何解決?如果連莊稼都收獲不了,該如何脫貧?盛廣寧是張家口市康保縣人,這個縣是國家深度貧困縣,這里也是兒童和老人留守的重災區,每到農忙季節,除草就成了農戶們的心病。盛廣寧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自己能做些什么力所能及的事情?機會很快就來了。2015年,大學畢業后的盛廣寧接觸了到了極飛植保無人機,剛開始只是在網上有初步了解,2年后,她正式購買了飛機,開始向種植大戶們提供服務。

200k!

極飛無人機相當于植保領域的大疆,這家成立于2007年的公司,一直專注于農業領域。植保無人機的優勢在于,與傳統人工施藥的植保方式相比,無人機植保能夠讓種植者免于長期暴露在陽光下、近距離接觸農藥,降低農藥中毒風險的同時,大大提高噴灑效率。

640 (2).gif

以其P系列植保無人機為例,該無人機每小時空中噴灑效率可達210畝,相當于近100人一小時的人工勞動,大幅節省人力成本,能夠有效解決農村人口老齡化、農村青壯年勞動力流向城市導致的勞動力不足等問題。此外, 還可以減少30%以上的農藥使用,節約90%的農業用水。


2016年6月,極飛和支付寶達成了合作,只要在支付寶界面中輸入“極飛”,農戶即可找到相應應用預約無人機打農藥。



盛廣寧就這樣成了一名“女飛手”,一年多時間來,她會和父親在農忙時節幫種植戶用無人機打農藥。小麥,胡麻、莜麥、玉米、葵花,還有各種錯季蔬菜殺蟲,大面積馬鈴薯的殺菌,玫瑰花營養液,這些張家口當地的農作物都是她工作的對象。甚至,她和團隊還去新疆噴灑過棉花脫葉,辣椒脫葉劑等等。


雖然已經幫助了不少農戶解決了耕種難題,但盛廣寧還是高興不起來,無人機打農藥推廣的太慢了!


“我剛開始接觸無人機打藥的時候,有一次和父親準備去打藥,一位拄著雙拐的老奶奶對我們說,前幾年家里種菜,為了節省成本就自己天天早早的給菜背著藥壺打藥,因為早,露水太大,所以導致現在風濕性關節炎,站起來都困難,只能拄著雙拐。”

640 (1).gif

“老奶奶問我爸,你這是準備去干什么呀,我爸說,我這是去給一個菜農用無人機打藥去呀,老奶奶很驚喜,用無人機打藥,不用人打藥了。我爸說是的,老奶奶說,這多好呀,要是你早來幾年,我就不至于這樣了,現在我什么都干不了了,每個月還得花錢吃藥。”


老奶奶的話深深震撼了盛廣寧,這一幕也不斷在她腦海中浮現,觸動了她心底那根最柔軟的弦。“我決定我要盡我的微薄之力,為更多的種植戶們解決這個打藥問題,這件事,更加讓我下定決心,我要為更多的人用無人機打農藥,讓更多的人用上無人機打藥,為他們節約成本,減少她們受藥害”!

640.gif

這位老奶奶的經歷并不是個例,據此前媒體報道,現年64歲的農民孫盛偉,農忙時家里的水稻田亟需打藥卻找不到人,又不愿麻煩在廣州工作的兒子,他只能親自下田灑藥,問題就這樣發生了。有次孫盛偉感冒了還堅持打農藥,結果農藥中毒被送往醫院。


改變農村落后的生產方式刻不容緩,像無人機植保這種新技術也迫切需要向更多缺乏勞動力的貧困地區推廣。1月10日舉行的阿里巴巴技術脫貧大會上,馬云談起了自己去以色列的經歷,他說資源匱乏并不一定導致貧困。以色列沒有足夠的水源,沒有土地,幾乎2/3以上是沙漠,但以色列是歐洲蔬菜、水果最大的一個出口國之一,依靠的就是滴灌技術、生物技術。中國的農業也大有所為。


使用技術紅利,逐步脫貧乃至致富,完全具有可行性。例如在大企業的助力下,貧困地區可以更快使用創新技術以及實現與互聯網接軌,利用技術幫助基層脫貧創新邁出0-1這一步。就像昨日阿里巴巴宣布的,在投入100億元助力扶貧攻堅之外,還開放整個阿里經濟體的技術接口以及互聯網思維,幫助貧困地區。


馬云說,“過去農民面朝黃土背朝天是靠天吃飯,未來農民要面朝屏幕背靠計算,靠數據來吃飯。”農村淘寶和極飛的合作,就是一個縮影。


很多時候貧困地區之所以貧困,不是因為缺乏支撐經濟發展的產業,而是產業鏈條沒有打通,好貨走不出山門,或者得不到任何市場。今年,極飛科技和村淘達成合作,在黑龍江,重慶,湖北,新疆阿克蘇,山東,河南,安徽等全國97農場試點智慧農業,嘗試破局。


極飛的物聯網機器人在農場中實時監測生產流程,采集氣象數據。雙方技術人員嘗試著用生產數據和商品標準做匹配,符合標準的農產品將通過淘寶呈現在更多消費者面前。能溯源的農產品就像有了“身份證”,大大提升了貧困地區農產品的知名度和競爭力。 水稻,臍橙,蘋果,生態雞,內蒙的小米,云南的紅米,都賣出了好“成績”。


技術正在重塑農村產業鏈條,激活了基層脫貧的創新嘗試,同時也催生了鄉村的新興職業。盛廣寧這樣的“飛手”在鄉村越來越常見。今年8月,新疆進入棉花采摘季,村淘又把極飛的服務搬進了自家系統里,村民可以委托村小二,在村淘系統里預約附近的“飛手”,幫忙噴灑棉花脫葉劑。在技術的撮合下,從新商品到新服務,越來越多脫貧紅利正在鄉村滲透。

马会特码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