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的農業正在發生變化:無人機讓農民成了一份超酷的職業
新疆的農業正在發生變化:無人機讓農民成了一份超酷的職業
媒體報道
2019-11-08 07:00
24660
官方新聞
媒體報道
2019-11-08 07:00
新疆的農業正在發生變化:無人機讓農民成了一份超酷的職業

新疆,尉犁縣東,駛過無人的戈壁灘,車程大約2小時,就會來到一片一望無際的棉花海。這是韓家兄弟的棉花田。


43歲的哥哥韓光從高中畢業就開始種棉花,種棉花已有20多年。弟弟韓輝2003年畢業于中國政法大學,響應哥哥的號召回到尉犁縣種棉花。兄弟倆在尉犁縣一共種了4000畝棉花,年輕的弟弟占到了其中的1500畝。


每年9-10月份,新疆棉花進入采摘季。為了能讓棉花能進行統一采收,棉戶需要向棉花噴灑脫葉劑。這是一種生物調節藥劑,它能讓棉花在同一時段內吐絮、成熟、落葉,方便機器進行統一采收。


與三年前不同,噴灑脫葉劑不再依靠人工或者拖拉機,利用無人機噴灑農藥,在新疆成為了棉戶們的標配。


無人機在新疆的普及率有多高?根據新疆最大無人機植保業務提供商極飛科技統計,2018年無人機在新疆的作業數量為670萬畝,新疆棉花種植面積為3000多萬畝。也就是說,每4-5件新疆棉花做的衣服里,就有1件衣服的棉材料是用無人機完成噴灑作業的。


基于此,今年,極飛科技在新疆農村開展了一場規模空前的全國農業無人機聯合噴灑作業——秋收起“翼”活動。據統計,8月下旬以來,有將近3000架極飛植保無人機、1500多名飛手、1000多支飛防隊伍陸續從全國各地奔赴新疆,聯合新疆本地的1500余架無人機,為棉花噴灑脫葉劑。


極飛科技成立于2007 年,主業為智能農業技術的研發與推廣,是世界領先的農業科技公司、無人機研發制造商、農業自動化設備運營商。據極飛科技統計,截至 2019 年 9 月 21 日,極飛植保無人機全球累計作業面積已超過 3.1 億畝,累計節省了429萬噸農業噴灑用水,減少了1.86萬噸農藥與化肥的濫用。


秋收起“翼”:變化正在發生


與三年前澎湃新聞第一次到訪尉犁縣相比,如今,利用無人機進行植保操作,在新疆成了一件習以為常的事,技術正在悄然地改變這片土地。


對于韓家兄弟來說,無人機改變了他們的棉花生意。今年,韓輝兄弟倆沒有預約疆外的作業隊,而是直接買了兩架極飛無人機來管理自家4000畝棉田。


棉花生長全程要打8-10次藥,包括化控藥劑縮節胺、葉面肥、滅蟲藥、脫葉劑等等,韓輝種的1500畝,一年農藥成本需要8萬左右。據韓輝介紹,今年利用無人機精準施藥技術來管理棉田后,藥肥使用率大大提高,打藥成本算下來僅用了3.8萬。


從優質的品種選擇,到精細化的棉花管理,再到高效、精準的脫葉與采收,讓韓輝兄弟管理的棉田豐產豐收,預計今年畝產將達到450-500kg,比當地平均畝產足足高出50-100kg。

三年前 極飛植保的工作人員在田間向農民解釋無人機打藥原理 本文圖片均由 澎湃新聞記者 王心馨 攝


三年前,這一切難以想象。彼時,當地農民對于無人機的接受程度并不高,有些人還持懷疑態度,認為無人機只是一時興起的玩具。極飛科技的植保人員需要在田間向農民解釋無人機的飛行原理和打藥優勢;有時,甚至需要向農民保證作業效果,農民才愿意讓無人機來給自家的農田噴灑農藥。現在,許多農場主不僅愿意自己購買無人機,還希望極飛科技的技術人員能第一時間將新技術拿到自家田里進行實驗。

如今越來越多的農民主動開始購買無人機


三年前,最愿意選擇無人機進行植保操作的,大都是80后、90后,而現在,更多的像韓家兄弟這樣的,年紀在40歲、50歲的人開始上手操作無人機。

變化還發生在棉花整個產業鏈上。在當地的農資店,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由于無人機打藥在新疆逐漸成熟,以往農藥箱上通常會印拖拉機的圖案,以示農藥適合拖拉機進行操作,現在藥箱上的圖案紛紛換成了極飛無人機的圖。


當農民也很酷


在尉犁縣郊外,澎湃新聞還見到了農場主張林,他擁有5000畝棉花田。今年,張林自己買了極飛的P30無人機,讓自己家的長工進行操作。在新疆地區,許多種植大戶往往會長期雇傭1-2位工人對農田進行管理,這些長工通常年齡偏大。

在新疆越來越多四五十歲的人開始上手操作無人機


無人機普及前,在棉花采摘季里,張林需要提前預約拖拉機進行噴藥。但拖拉機進入棉田,通常會造成棉花大量損毀,同時農藥對人也很不友好,更別說成本消耗了。以1000畝的棉花田為例,如果使用拖拉機進行噴灑脫葉劑,來回至少需要各開3趟,一趟下來就會壓壞大約1畝面積的棉花,總共6趟機車,將會造成5-6畝的棉花損失,以每畝棉田400公斤的產量、每公斤8元的價格計算,拖拉機噴灑脫葉劑造成的損失約為1.6萬-1.92萬元。此外,施藥精準程度、作業效率及天氣等因素,很大程度上影響著棉農一整年的收成。


以往,農民拒絕使用無人機的一個原因在于它難以操控,打藥對無人機的飛行高度和精準度都有很高的要求。讓毫無經驗的年長長工來操作,非常不現實。針對這一點,極飛科技對無人機進行了技術升級。如今,只要一個背夾,一部手機,即便是此前零無人機操作經驗的人,也能立馬進行上手操作。

如今,只要一個背夾,一部手機,即便是此前零無人機操作經驗的人,也能立馬進行上手操作。“極飛把這個操作系統設計得很簡單,只要會發微信紅包,你就會操作無人機。”張林告訴澎湃新聞。


澎湃新聞在棉田注意到,操作無人機的長工完全可以一邊戴著耳機聽著音樂,一邊操作無人機。更讓人感到開心的是,這些長工告別了過去頂著太陽進入棉田進行噴藥的工作,現在他們可以拿張小板凳,或者拉張吊床,在樹蔭下,隨手劃兩下手機,就能完成對上千畝農田的作業。

一位上了年紀的農民正在操作無人機


科技讓農民,不再是一份苦差,變成了很酷的職業。


智慧農業


在新疆,利用無人機進行植保服務只是一部分,對于極飛科技來說,更想做的,是利用科技將農業數字化,讓農業變得更智能。利用無人機進行植保作業前,有一項必須要做的事情是需要對農田進行測繪。三年前,如果你到新疆,會看見許多值班人員舉著RTK裝置,走在田間,用腳來丈量土地。今年,經過技術升級,極飛科技推出了“極俠”無人機,可以直接利用這款無人機進行測繪。提高效率的同時,極飛也通過技術迭代,完成了對尉犁縣大部分農田的數字化。

新疆尉犁縣大部分的農田已完成數字化


“農業無人機不單只是一個打藥工具,它是開啟智慧農業的鑰匙。”極飛科技創始人彭斌在接受澎湃新聞專訪時稱。


要讓無人機能夠安全、高效地飛行,需要為它們繪制出更高精度的地圖,預測更加準確的天氣,提供更快速、穩定的通信網絡,培養能夠駕馭它們的“主人”。極飛把這些“額外”的工作,稱為“無人機公共服務設施”。它主要分為三塊,分別是地理信息服務、人才培養機制和大數據平臺。


簡單來說,借助無人機,極飛搭建起了農業植保的信息閉環。無人機不再是簡單的植保作業工具,而是變成了搜集信息的手段。


當農田數字化,相當于后臺的管理者得到了一張農田的處方圖,可以清晰地看到每一塊農田上發生的變化。今年種什么,如何預防病蟲災害,農田里的作物長勢如何,都變得清晰可見。在尉犁縣的農資店里,這樣的數字化平臺已經開始使用。尉犁縣農資店老板陳疆龍告訴澎湃新聞,利用大數據平臺,他們還可以直接為農戶做金融服務。農戶需要購買的農資是否屬實,貸款借的錢是否真正用在農田里,這些以往看不見的信息,如今都一清二楚地呈現在大數據平臺上。


“在我暢想未來農業的場景里,農田的生長過程都是自動化和機器人化的。這一切我希望能在未來的3-5年里實現。”彭斌說。

马会特码资料